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AN

耕耘不止,田园不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悼念蒋勿非老大人【原创】  

2017-05-21 20:03:15|  分类: 悼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悼念蒋勿非老大人

公元2017年农历4221038分,蒋府勿非老大人因病去世,享年83岁。噩耗传开,所有亲朋戚友无不感到十分悲痛。今晚,谨具花圈祭幛三牲果品之仪,齐至勿非老大人之灵前,致以沉痛的悼念。

蒋勿非老大人出生于19351024日,七岁发蒙读书,1949年辍学。1960年,与諶菊花结为夫妻,生有五个女儿,1983 10月,招刘华为上门女婿,改名蒋刘华,即是女婿,也为养子。蒋勿非老大人一辈子从事农耕,大办食堂时期任事务长,当过生产队长,为发展队上的生产和经济做出了很大贡献。

回顾勿非老大人的一生,有不少优秀品质和感人的事迹值得追述,值得永远怀念。

他很勤劳,能吃苦。他12岁开始学习耕田,成年后各项农事包括打鱼捞虾都是行家里手。他是队上的耕田能手,集体化的那些年,田里的冬耕基本都是他包下来的。九冬十月,打霜结冰,他也不顾寒冷,咬着牙根耕田,有时背心里还背着个孩子。每次回家,两条腿都懂得通红发紫;在山上做功夫,也要趁休息时间,和妻子各自割一担牛草回来喂牛,作肥料。在劳动中他遭受两次凶险。一次是夫妻两到肖家坪肩柴,天已经黑了,脚踏虚了,都滚入坑里,他跌得头破血流,他却约无其事,也不搞药,让其自然恢复;1985年,他到羊角塘捉月猪,搭拖拉机回来,扳到车下,无人知晓,把肩膊榫扳破了,他忍着疼痛,爬到别人家里睡了一晚,他弟弟晋非把他找起回来,最后住了一段时间的院才好,那真是大难不死,九死一生。

他挑重担,顾大家。1950年到1960年,他父亲在外教书,他大姐,二弟也工作在外,家里还有七口人,弟妹都未成年,他是家里的唯一的主要劳力。他义无反顾,挑起了家里的一切重担。弟妹们说,他既是大哥,也像父亲。他帮助父母把弟妹们带养成人。集体化以后,队上发基本口粮,填饱肚子很困难,他想办法无论如何让弟妹们吃饱。粮食少了就煮粥熬汤,多放些水,或者多加点蔬菜,他妹妹们现在还记得,他在溪边上放了一只澡盆,里面漂着萝卜和青菜叶子,用它来补充粮食的不足,尽量使弟妹们把肚子填饱。他自己很会吃,因此还落了个“大肚汉”的名称。他的妹妹们还记得,了闲当时有胃病,反复发作,他多次背她到东坪去搞药;有一次,渭樵吃怀了东西,大便不通,他心急火燎,背到东坪找他父亲为之治疗。他大姐教书,每调到一个新的地方,他是他挑担送,现在她姐姐身居上海,都还在念着他的好处。

1961年以后,他二弟格非一家三口,下放回家,他已结婚生子,家里有了12个人吃茶饭,要用甑煮饭。那是最艰苦的岁月,粮食不够,大家把饭分着吃。他不仅为了这个家劳累奔波,还为着这个家操碎了心。小妹社临起屋,他说我没有钱帮忙,只有给你锯几天料,他在毛园管几个工,带了四个盖匠把她锯料;社林的丈夫去世,过不得年,他买了一块肉去表示慰问;渭樵生了第三个孩子,缺少大米,是他向兄妹们发号召,都帮一点米,要三弟晋非送上去,并安排小妹社临去打招呼。

他爱子女,心慈善。1965年以后,兄弟分家了,他独立分居。他一共生了五个女儿,他对他们十分关爱。他喜欢打鱼捞虾,每有收获,他在晚上都要煮鱼汤给他们吃,补充营养。有时候只要捉到几只脚鱼,都要把一只大的送到桃林岳母吃,小的给自己的女儿们吃。家里没有男劳力。所有重工夫还是由他一个人承受。在肖家坪扳禾,没有人给他肩扳桶,他怕女儿们累着,上上下下,他一个人舞进舞去;那年起屋,他从文山买的树,也是他自己一根一根肩起回来。肩回来的树有的要锯成板子,没有男子汉,他要新民帮忙,锯子推过来他怕把她推翻了;推过去你怕她没力气,自己使劲拖。他十分吃力,脑壳上的汗来齐了。又有一年,他到岩板塘担薯藤,他给其中一个女儿也捆一担,女儿年纪小,走不动,他走一程又去接一程,显出他的无奈与对女儿的关爱。2008年,他双目失明,他在家里一个月出不了门,儿女们把他送到长沙爱尔眼科进行治疗,当时他坚持要女儿睡病床上,自己睡地板上。花了5000元诊好了一只,诊另一支还需要5000元,他说,我有一只眼睛万千了!他是舍不得花钱,怕增加儿女们的负担。

刘华虽然是他的上门女婿,但在他心里一直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。他在弥留自己,有人问,刘华你爱不爱,他说刘华是我的崽呀,我怎么不爱;当许多人他已经不能认出来了,不能叫出名字来的时候,只要刘华到了他的身,一喊他,他眼睛一亮,很高兴,说明刘华在他的心里有多么重要的位置。

2000年以后,由于他过去劳累过度,又饮酒过度,身体渐渐不好,基本上在家休息。她支持妻子和儿女们的事业,个个经商,事业有成。儿女们个个孝顺,生活上照顾也各尽所能,无微不至。他应该可以乐享余年。但他本性所持,不会过日子,对自己的生养病痛,唯恐连累儿女,无所奢求。今年以来,一直病卧在床,总念叨着儿女们的好处,从无怨言。而且希望他们和睦团结,家业兴旺。他平时有时脾气不好,但那是表面的东西,他骨子里的具有的本质是善良的性格和宽厚的情怀。

他今天和我们永别了,我们感到几分惋惜,无限悲痛。儿女们怀念他如山似海的恩情,隆重为他进行超度,并继承和发扬他的遗愿,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。明天,我们鼓乐齐鸣,大家为他送行,安葬于吉地湾沖里,哪里是他老大人长眠之地,愿他的思想与精神,与青山常在,与日月同辉。

祝勿非老大人千古,永远安息!

2017520日(农历525日)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