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AN

耕耘不止,田园不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【散文】蒋家村的地名故事 作者:老AN  

2017-04-09 19:45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《【散文】蒋家村的地名故事 作者:老AN》

 

 

【散文☆ 精品专辑】《中国作家协会》:http://q.163.com/zgzjxh/


6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 

 

蒋家村的地名故事

 


作者:老AN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木子叶寒

散文诗精品:《》作者:(ouyangxinyubicun banmu)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奏一曲古韵 书一纸墨香。。。【情感美文/古韵生香】 - 火凤凰 - hfh9989的博客



蒋家村的地名故事【原创】 - 老AN - 老AN

 

蒋家坳原名刘家坳,因为200多年前此地的居民都姓刘,后来因人畜饮水十分困难,就陆陆续续搬到黄沙村的叶子坪和桐皮塘去了。


蒋家坳南北皆山,东面的马家溪,西面的台甲山,地势都比较低,“人往高去走,水往低处流”,因地势原因所以藏不住水。蒋家坳的关山内,以前的刘姓人开了一口简陋的水井,但晴上三五天就干涸,吃水就要到半里路远的弯坵坎、棚子弯等地去挑,遇到大旱还要到台甲山大溪里去。到弯坵坑去挑水,往往要排队,竹笕里的水只有麻绳子那么大,接一担水要很长时间,大家把扁担放在地上垫坐,在那里扯谈舌白。但每个人不能只喝水不吃饭,还要生产,所以主要劳力挑水要起早摸黑,不然,就是要那些未成年的小孩子在白天用竹筒挑水,小的挑两竹筒,大一点的挑四竹筒,在路上丁丁当当,络绎不绝,成为一道苦涩的风景。到棚子弯去挑水,排队不说,那山腰上的崎岖小路,就够你胆战心惊,尤其是冰雪天,你就是小心翼翼,年年都有摔破了桶子跌折了腰的。所以,后来有人编了一首《挑水谣》:“养女莫放(嫁)蒋家坳,每天担水有‘三潮’,清晨夜晚排长队,中午骄阳争一挑,落雨檐前放木桶,凿冰雪里用瓜瓢。艰难最是山崖路,桶破人翻跌折腰。”因此,刘姓人家觉得苦不堪言,就一户一户地搬走。


200年后,蒋姓的始祖正德公通过考察,决定迁居于此。他是竹坪人,有四兄弟,其它三个兄弟一个留守竹坪,一个迁到田庄的榧子溪,一个迁往宋家村的王钵湾。时令正是秋天,他先到了马家溪和段家仑,哪里住的是吴、樊两性人家。他来到刘家坳的关山口,看见有一棵碗口粗的枫树,枝叶茂盛,他故意脱下身上的单夹衫,放到枫树的枝丫上,再到其它地方看看。他来到蔡家山,看到的是一弯乌刺子蓬,觉得不是住人的地方;他到了板楼溪,更是深山老林,人烟很少。当他再回到刘家坳时,一眼还看见他的单夹衫还挂在那棵枫树的丫枝上,他觉得此地民风淳朴,道不拾遗,便决定在此定居下来。以后,刘姓居民全部迁走,此地就成了蒋姓子孙的天下,就把刘家坳改名为蒋家坳。如今那枫树由一棵变成了三棵,那棵挂衣的枫树至今还在,已经合抱数围,枝干参天,两窝喜鹊窝也百年不朽,见证了蒋家坳的历史沧桑。


马家溪


马家溪这个地名的由来与姓马无关,但与养马有关。


马家溪有一条小溪,地势比较低洼。小溪北面是山坡,地势较陡,棕桐竹木,浓郁葱翠,林荫内住的是吴姓人家;小溪两岸有良田数顷,四时之景不同,风光如画;西面是关山,地势狭窄,古木参天,把马家溪关得紧紧的,小溪从哪里缓缓流去;小溪南面是一个斜坡,地势比较开阔,住的是蒋姓人家。蒋姓人家中有一户户主叫蒋长安,到解放后七十年代才去世。蒋长安的祖先叫什么无人查考,大家称之为蒋公,蒋公那时在马家溪算是财主,家里养了很多马。


蒋公屋子的下面有一个堤弄,左右两边

像两堵墙,高七八尺,宽一丈余。蒋公就利用这个天生的地形,将两头用栅栏拦住,天上盖蓬,作为关马的马厩。后来蒋公去世了,无人养马了,这个堤弄就成了马家溪人通往下文山的要道,因为蒋公在这里关过马,所以称它为马嘎(家)弄子,这个名称一直叫到现在。


另外,蒋公养的马很有灵性,其中的故事也很神奇。


当时的马家溪,还是一个边远落后的地域,交通很不方便,虽然盛产茶叶,也还未出名,村民挑一担米,卖一担茶,都要到江南或黄沙坪去,行程三四十华里,往来挑肩压膊,翻山涉水,异常辛苦。


蒋公为了减轻大家艰难跋涉的痛苦,无论是卖茶还是买米,抑或买卖其它东西,都用马驮,走的都是从马家溪到白竹水这条古道(后来称茶马古道),到达江南或黄沙坪。


更为奇特的是,蒋公利用“老马识途”这一特性,把养的几匹马进行培训,使它有了一种特异功能。这些马来往江南或黄沙坪卖出买进,都不需要老板跟随。比如,街上有的铺面和蒋公是长期以来建立起来的宾主关系,你要上街买东西,蒋公只要开一张清单,在马背上安装一个驮东西的架子和口袋之类的运载工具,把清单放到对方老板熟悉的口袋里,这马就能单独找到老板,老板取出清单,照单发货,放进运载工具之中,这马就能独自把货物驮回家,不会有半点差错。


蒋公养的马能单独替主人运输东西的故事,一传十,十传百,传到百里千里之外,远处的人往往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人姓蒋,倒是知道这个地方有一个养神马的人。当地的村民,考虑村里有吴蒋两姓,以其中一个姓氏命名都不适合,于是就采取中庸之道,把这个地方称为马家溪。明清两代,高马二溪的茶叶闻名遐迩,其中的“马”就是指马家溪,所以马家溪的名字随着茶叶的远销也更加声名远播。


告花子岩


从马家溪沿溪行,经双溪口、斩岩山、过水坡到白竹水,是一条茶马古道,全程八华里。在马家溪和双溪口之间,有一个出处,虽是高山峡谷,但地势略为平坦,马家溪从此流过,流水淙淙,清澈见底;右岸青山高耸,直插云霄。


左岸有一块一亩左右的平地,平地中间有一条荒草萋萋的小径,秋日晴天早晨在这条路上走,露水会打湿你的裤腿。


平地另一边经常堆满了木材,像小山一样,这里往往是肩树发肩的地方,蒋家坳和马家溪的人,从这里把木材一站一站地肩到双溪口的大溪里去,再运用水的浮力“洗”到江南去。


平地左边有一座天然的岩屋,由两块巨大的紫红色的石块组成,两块石头都有十来个平方米,表面都十分平整,上面互相依撑,下面左右展开,成一个人字形,也像农民在山上搭的灰棚子,里面约有十多个平方米的空间,有大小的石头陈列其间,像是摆在房子里的桌椅,因此,这座岩屋就派上了多种用场。


肩树的人把它当成了休息的场所。蒋家坳的人在此肩树,都是把中饭用袋子装着带到这里来吃,早晨在这“屋里”立一个三角叉,把中饭挂起,中午就在这里就餐,边吃边休息边扯谈;有时突然风雨大作,肩树的人没有带雨具,自然也成了他们避风躲雨的地方。

据说,蒋家村的段家仑和下文山,有二三户樊姓,自古以来,总是十几二十个人,别人说他们是“发不起,死不绝”。他们以前都很贫困 也没有自己的嗣堂,2012年安化政协编写的《安化姓氏志稿》也见不到他们樊姓的资料。传说在历史上这几户人家,凡是遇到大事要汇集拢来商议,地点就选择在这个岩屋子里,通过研究做出有关决定和立下规矩,共同遵守执行,这种故事至今还在老一辈人口中流传。


还有,不知从何年何月起,这里竟然成了乞丐们经常集会和居住的地方。明清到民国,凡是饥荒年岁,本地的外地的乞丐,经常在这条路上往来,饿了累了天黑了,就在这岩屋里栖息。有时还见到成群结队的乞丐在这里集会,选出他们的丐帮首领,定出有关行规,拟出只有他们内部通行的行话。而且各个时代,都有乞丐拖儿带女在这里居住,解放的前一年,就有一个来自外乡的中年男子,姓张,带着两个孩子,衣衫褴楼,面黄肌瘦,白天外出讨吃,晚上在此寄宿,直到解放后才悄然离去。


因为经常有了这些乞丐的光顾和停留,当时人就给这个岩屋改了一个名称,本地人称乞丐为告花子,所以就叫它为告花子岩。

 

蒋家村的地名故事【原创】 - 老AN - 老AN

奏一曲古韵 书一纸墨香。。。【情感美文/古韵生香】 - 火凤凰 - hfh9989的博客

【原创】春雨,碎绪(《华夏文学》之【闲敲春窗】同题) - 陌上纤尘 - 陌上纤尘


散文诗精品:《》作者:(ouyangxinyubicun banmu)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
中国作家协会◆精品电子旬刊 [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]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中国作家协会会刊[2012第05期 总第30期] -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[2012第30期 总第55期] - 中国作家会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6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原文链接:蒋家村的地名故事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