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AN

耕耘不止,田园不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(小小说)我是兰兰 作者: 老 AN  

2017-03-19 21:15:06|  分类: 期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《(小小说)我是兰兰 作者: 老 AN》

 

【小说影剧☆ 精品专辑】《中国作家协会》:http://q.163.com/zgzjxh/


中国作家协会◆精品电子旬刊 [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]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 作者:AN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责编:  卡  莎


小小说我是兰兰  


/ AN


 

    我是兰兰,这名字是妈妈给我取的。我们原来住在农村,为了生计,妈妈闯荡江湖,到东坪街上来煮甜酒卖。那时妈妈带我到东坪只有六岁,如今我已经成家立业,快到而立之年了。


我现在经常回想,我从小是在妈妈的喊声中长大的。


一岁以前的事,没有一点印象。一岁以后,我学快步走路,常跌倒在地上,我做死的哭,妈妈也不来扯我,只是喊:“兰兰,莫哭,自己爬起来!”我自己吃饭了,经常把饭掉在地上,掉在桌子上,碗里的饭也不吃干净,妈妈总是喊我:“兰兰,不要浪费粮食,你看,妈妈桌子上冒掉一粒饭,碗里也吃得光光的。”后来妈妈告诉我自己穿衣服,只教得一次,以后就要我自己穿,有时我把衣扣子扣错了,妈妈喊:“兰兰,扣错了,要先扣下面那粒!”……当我把每一件事做得好好的时,妈妈就夸我一句:“好宝宝!”


六岁以后,妈妈到东坪煮甜酒卖,同时开了一个卖甜酒的店子。我到闵家完小读书,每次放学回家,妈妈总大声喊:“兰兰,妈妈忙,自己做作业!”我做完作业,妈妈就喊:“兰兰,垃圾桶满了,去泼垃圾!”,泼了垃圾回来,妈妈又在喊:“兰兰,要蒸甜酒了,帮妈妈烧火!”到了九点钟,妈妈才喊我:“兰兰,自己洗面洗脚,睡觉!”当我把这些事都做得妈妈满意时,她也就夸我一句:“宝宝乖!”


    我长到十一岁,就在妈妈的这一声一声的喊声中,我按时起床,自己把被子折叠成了豆腐块,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学会了自己做饭、炒菜,自己洗衣服,还帮妈妈煮甜酒,至于读书更不要妈妈操心,作业独立完成,成绩也很优秀,年年评上了三好学生。


    记得就是这一年的一个星期天,店子里来了一位妈妈高中时的女同学,不等妈妈喊我,我就请这位阿姨坐,给她筛茶。妈妈留这位阿姨吃饭,在厨房里煮饭炒菜忙不赢,外面好像要落雨了,我不要妈妈喊,立即把晒在外面的衣服收进屋里,一件一件的折好,折得像一封书,分出是妈妈的、爸爸的、我的(爸爸在工地上做木工,天天是蒙蒙亮出去,断黑了才回来),放在一定的地方。吃饭了,我也没有要妈妈喊,主动拿碗拿筷子,端菜装饭。吃饭的时候,这位阿姨当着我妈妈大大地赞扬我:“这样懂事这样勤快的亮把戏我冒看见过,我在这里坐了半天,她像一个车盘子一样,转过冒空,做完了这样做那样,跟你配合得那么好,尤其难得的不要你喊,那么自觉!”我当时听了心里特别高兴,但心里想,这位阿姨她不明白,今天我妈妈确实没有喊,但从小到现在她喊的次数是无法估算的,我就是被妈妈喊成这个样子的。


    我也曾有不听妈妈喊的时候,只有一次,就是这一次,我记得就像昨天。


    我十二岁读六年一期的时候,个子长到了一米五六左右,到了知道害羞的年龄。当时,妈妈的甜酒虽然煮得好,但知名度不高,店子里生意比较冷淡,妈妈不得不天天挑着两桶甜酒到街上去卖,还要高声喊:“甜酒——陈皇甜酒——好甜酒!”虽然生意蛮好,天天卖得精光,但我觉得这样做总有点丢人现眼的。在学校里有许多同学问我:“街上那个天天叫喊着卖甜酒的就是你妈妈吧?”我总是不搭理,顾左右而言它,背后里总觉得有一点难为情。


    有一个星期天的早晨,妈妈喊我到他的面前:“兰兰,妈妈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,你代替我到街上去卖半天甜酒!”以前妈妈喊我做什么事都是唯命是从的,但这次却使她感到意外,我把嘴巴翘得老高,把头扭到一边,说:“不去,打死我也不去!”说完我就哭着走开了。


    我妈妈不是那种扳死蛮的人,从来也没有恶言恶语骂过我,更没有打过我,她见我如此坚决,就没有逼我,只是这一天没有出去卖甜酒,自然就减少了一天的收入。我心里也可怜妈妈,她太辛苦了,我只有在家里尽力多做些事,但要我上街叫卖甜酒,还是难得转这个弯。


    这年寒假,学校对我们六年级学生布置了一个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任务,还要根据活动情况写一篇作文,我把这事告诉了妈妈,要她帮我出出主意。妈妈半天不做声,走开了又回过头来喊:“兰兰,你自己好好想一想,看做什么合适!”


    我做什么合适呢?学校老师讲,这次实践活动就是要到社会上去,到农村到工厂去,到市场去,到街道去……要与广大的群众接触,妈妈要我好好想一想,莫非还是要我上街卖甜酒?
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妈妈喊我问:“你想好了没有?”


    我说:“妈妈莫非还是要我上街去卖甜酒?”


    妈妈把我搂到胸前,抚摸着我的头,说,“你说呢。老师不是要你们搞社会实践吗,卖甜酒接触的是一个大社会,买甜酒的三教九流男女老少各色人等都有,赚钱还是小事,主要是要学会和他们打交道,去应对,其中就可以学到许多在学校里学不到的本事,可以受益终身知道吗?你是好样的,一定干得很出色。”


    我当时默不作声,道理算是明白了,心里还是缺少那个勇气。


    妈妈真好,她看出了我的心思,说:“不要怕,妈妈陪你卖几天。”


    妈妈陪我上街卖甜酒,我再也无话可说了。
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妈妈挑着两桶甜酒出发了,我跟在后面。开始妈妈一个人喊:“甜酒——陈皇甜酒——好甜酒。”我在心里默默地喊;后来我跟着妈妈一起喊,胆子便慢慢大了些;不久,妈妈要我走在前面挑着甜酒大胆地喊:“甜酒~陈皇甜酒~好甜酒。”我终于喊出了第一声,声音有点颤抖。万事开头难,喊出了第一声,第二声第三声我就无所顾忌了。而且,我的声音很娇嫩,很清脆,比妈妈喊出来的好听。于是,每喊到一个地方,大家就把我们围拢来了,像看猴把戏一样,生意特别好。


    我的血管里还是流淌着妈妈的血,有着妈妈大胆开拓的遗传基因,三天以后,我对妈妈说:“您明天不要陪我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我一定比您做得更好!”


    此后,我不仅完成了这次实践活动的任务,而且成了我初中三年的一种课余职业,凡是节假日,只要完成了学习任务,我都要抽出时间代替妈妈上街卖甜酒。很奇怪,只要是我上街卖甜酒,顾客就多,应接不暇,每天的收入也比妈妈多。顾客们还是是认为我卖甜酒是一种不幸而表示同情,抑或是对我的这种不同凡俗的行为给予赞扬和奖励?我不知道,但我为此感到自豪和骄傲。


    后来,爸爸看见妈妈挑着甜酒卖是在太辛苦,就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。那时我读高中了,就买了一台录音机,把我妈妈喊卖甜酒的那句话的声音录下来,买一个小喇叭播放,上街卖甜酒时就不用口喊了。我高中三年的多数节假日,就是坐在这辆三轮车上卖甜酒渡过的。


    后来我考上了大学,还读了研究生,只要回来仍不忘坐在这一辆三轮车上卖甜酒,研究生卖甜酒闻所未闻,我兰兰因此而闻名,有人还给我们的产品送了一个“状元甜酒”的雅号。

 


中国作家协会◆精品电子旬刊 [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]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
中国作家协会◆精品电子旬刊 [2017第04期 总第200期] - [中国作家]电子旬刊 - Chinese Writers Asso

 

原文链接:

    http://taijiashan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2168720252017288722363/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