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AN

耕耘不止,田园不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捣米工具的衍变【原创】  

2016-12-08 19:58:31|  分类: 民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捣米工具的衍变【原创】 - 老AN - 老AN

(摄影:谌继先) 

 

解放前后,我所看到的有三处地方可以捣米加工,一处是我自己家的杂屋里,一处是台甲山四合院的门屋里,还有一处是弯坵坎科公公的阶沿里。

这种捣米工具叫碓。它主要由两部分组成,一是碓臼,也叫碓壳,样子很像打擂茶的擂钵,只是容积要大得多,用青石做成,出自沙坪里那些岩匠之手。碓臼的内壁上用錾子錾出一路路深深的皱纹。碓臼埋在地下,深两尺多,四围用石灰黄土浆抹光;二是碓身,由一根大木头做成,有七八尺长,前端为长方形,垂直安装了一个碓嘴,有碗来粗细,两尺多长,与碓臼的深度对应。碓嘴最前端有一个铁箍,安装了几颗铁牙。碓身中部是一个长长的“脖子”,圆圆的,“一个老儿脖子长,天天起来吃米糠”,就是指这个,谜底是碓。余下的部分是制成扁平的踏板,长不足两尺。踏板与脖子之间安装了一根横轴,两端安置在两边枕木的木槽里,它既是支点,也可以减少摩擦而省力。有的在枕木上立了一个门字形的扶手,以保持人体在舂米时的平衡。

我们把捣米叫作舂米,它是把一斗左右的稻谷放到碓臼里,用脚踏着踏板,一下一下的舂。舂米可是一件费体力的劳动,因为碓身的力臂比重臂要短几倍,花费的力气比实际重量要多几倍,有的还要手里拿一根长长的竹制搅棍,一边舂一边用搅棍把碓壳里的谷子搅动。

小时候我总看到妈妈舂米,她一双小脚,身子单薄,一下一下的舂,右脚不行了,又改换左脚,如此不断替换,经常气喘吁吁。她舂米速度也非常之慢,“嚓,嚓……”,那碓嘴砸到碓壳里发出的声响也半天才传出一声来。妈妈舂米时总喊我帮忙,要我拿一根棍子在碓壳里把谷搅动,并不断嘱咐我:“要站远一点,不要让碓嘴砸伤了脑壳。”大概舂得差不多了,绝大多数的稻谷都变成了米粒,她就把米从碓臼里掏出来,用风车把糠车净,放在大米筛里一筛一筛地筛。筛米可是妈妈的拉手好戏——在过去作为一个妇女不会筛米是会被人耻笑的。他左右上下把筛子筛得团团转,筛中的米粒也筛的团团转,那些未成米粒的谷子就慢慢集中到中间去了,然后用手把谷粒捧掉,大米就可以食用了。

我也看到过台甲山四合院门屋里用碓舂米的情况,住在这个院子里的黄家人,家大业大,“小雨(渭)好田塅,蔡家山端圝碗”,每到秋收季节,送租的人络绎不绝。租谷收得多,吃的人也不少,隔三差五要舂米,一舂就是一担两担,自然舂米筛米就得请人,其中有长工或者短工,他们不紧不慢,“一天三袋烟,不怕老板喊皇天”,自然传出来的舂米声也不急不忙的,但却是连续不断的。

至于到了科公公的阶沿里,舂米的又是一番情况。到这里舂米的一般是家里没有碓,存的稻谷也不多,平时以吃杂粮为主,只是偶尔到这里来一次。来的都是男劳力,是些忙人,家里还有很多工夫等着去做,所以他们都是急急忙忙,脚踏踏板,一脚刚完,第二脚又来了,碓嘴上上下下像鸡啄米一样,“嚓,嚓,嚓……”的声音传出来也很急促。至于筛米几乎都是被科妈包了。有时纯粹是做好事,有时也能得到半升一碗的报酬。

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,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对这种作坊式的大米加工工具不知不觉地被水碾所取代,到如今已很难找到碓壳的痕迹了。

其实水碾和碓都是同时代出现的产品,只是建水碾非一家一户之力所能为,即使你有这个能力建造,山区稻田很少,也没有这么多稻谷加工。它在我们山区作为大米加工工具的出现,这是集体的力量,是国家粮食政策的力量。因为集体既有这个能力来修建,也可以派专人来经营,收取一定的加工费。再者每年国家要销给村民数以万计的统销粮,村民宁可买稻谷回来加工,其米糠是喂猪的上等饲料。

我们村的水碾修在大溪边上,它的主体由几部分组成:水渠,从上游修一条引水的沟;机坑,宽十几个平米,里面安装一个木制水轮机,利用渠水的落差使其转动;作坊,约二十多个平米,上面盖上房子,可避风雨,下面正中是碾槽,由无数块瓦形的石槽组成,碾槽是标准的圆形,直径约四米。中间的圆心是一个比较大的圆孔,水轮机的主轴从圆孔里伸出有一米左右,轴的顶端安装一个像犁櫞的东西,和碾槽的半径相等,末端插入碾子的圆心里。碾子是一个石制的轮子,圆周成斧口形。碾米的时候,把稻谷均匀地放进碾槽里,扯开渠道的闸板,水轮机开始转动,带动碾子沿着碾槽的轨迹转动,不时用搅棍搅动碾槽里的稻米,约一个多时辰,就碾好了,掏出,车净,筛去谷子,就可以了。用水碾碾米,效率高,省时省力,实在是大米加工的一大进步。

当时也有麻烦,全村百多户人,就是这么一处水碾,到了打米的旺季,就显得十分拥挤,于是男的女的,起早摸黑,争抢第一时间,“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”,还是免不了排队,争吵。水碾里的白天和夜晚就变得异常热闹起来,而且还传出来一些谈情说爱,飞短流长的故事。

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台甲电站修成了,电动打米机又取代了水碾,而且普及到了许多家庭,它的高效,方便,省时,省力,都非碓壳和水碾所能相比。如今,村上的水碾屋及其所有设备早已不知去向,只剩下了残存的记忆。近些年来,随着茶产业的蓬勃兴起,许多稻田已改种茶叶,农民基本不种田,吃的大米都从外面购入,都是一包包精细的大米,再不要你去劳心费力去加什么工,因此那些电动打米机都躺在墙边门角里沉睡,有的已变得锈迹斑斑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