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AN

耕耘不止,田园不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月形山打工记【原创】  

2016-12-27 19:56:31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月形山打工记

 

月形山属林业局管理下的一个森林公园,名为月形山林场,在东坪镇吴合村境内,高约百余米,山里有人工种植的一百多种名贵树木,早已长得高大参天,终年浓荫蔽日,山中有环形大路,盘旋至山顶,山顶有八角亭、太极区、门球场等游乐场地,山腰有月形山林场办公楼,安化林校校舍、寝室、厨房等。

安化林校兴办与上世纪七十年代,改革开放后已经停办,教学楼及有关设施长期闲置。一九九七年暑假,几位年近七十岁的老教育工作者蒋饶庭、陈旭之、王政人、刘志俭,租用了这里的场地,创办了安化县电宇中等职业学校(简称“电校”),设有计算机、文秘、成人高中等专业,聘任了一批有一定知名度的退休教师。他们经过一番打拼,第一期招收了学生一百四十余人。于同年九月正式开学。此时我正在经委职工学校任教,因月形山这所学校办在城区,不隔河渡水,回家方便,因此我曾慕名到月形山,向其中有关办学人员提出过任聘要求。

一九九八年元月,王政人、刘志俭专程到我家里,请我到月形山去任教。我很犹豫,觉得这样做,对经委职工学校的领导与学生有所愧疚 ,他俩开导我:“既然是聘任制,受聘者随时有辞职的权力与自由。”我一想也是,于是便答应了。但我仍然不敢面对经委职工学校的何建国校长,只有在未开学之前向他写了一封信,悄悄地从经委职工学校挑回了简单的行李。

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开学,我在电校正式上班,先后认识了过去很少谋面的夏善初、陈历久、黄税田、贺志云、蒋悟、廖建华、陈远跃、丘绍增等人,他们原有学历都比我高,是长期在初高中任教的名老教师。年青教师中有计算机教师叶飞、谌某,还有数学老师鄢至云等等。除年青教师外,只有我是从未正式踏入高(职)中教学大门的无名小辈,因此,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。

我接手的是文秘二班,前任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黄某某已经被辞退。班上学生流失较大,只剩下了三十多人。这又是一个“二手货”,我怕重蹈经委职工学校的覆辙,班级管理与语文教学显得十分认真,十分小心谨慎。

我感到高兴与幸运,在班级管理与语文教学上很快打开了局面,获得了学生与学校的好评。其原因主要有两个:一是我高度负责的精神,“精神所至,金石为开”,比如,我以校为家,食宿都在学校,在教学上力求上好每一堂课,作文常采用当面修改。我在一个月之内,建立健全了班委会和班级管理制度,我以平等的态度找每一个同学谈话。其次,这些学生大多数来自农村,比较老实,选举出来的班干部,张碧英、刘梦华、王慧、蒋欢喜、雷自新等基本上都能以身作则,认真负责。

但事物的发展总不是一帆风顺的,其一,第二个学期,学校把文秘专业的两个班合并,成为一个五十多人的大班,两个班学生一开始在心理上不融洽,工作难做;其次,不知为什么,学校这年下学期,要搬到老车站下面的原供销学校去,半年之后又重新搬到月形山,像“唱猴戏”一样,搬来搬去;第三,学校取名为“电宇”,意思是电脑教学应该是其特色,但学校经费缺乏,名实不符,一个班要分几组轮流上机,学生认为有受骗之感,十分不满,随之而来的是影响招生,人数逐年下降,更引起经费紧张,造成恶性循环,我夹在其中左右为难,很难说服学生,平复其中怨气。

还有,学生的素质良莠不齐,迟到旷课的,偷偷上网的,打架斗殴的,谈情说爱的,学校从收入方面考虑,“少一个学生少几百块钱”(当时在同类学校中收费是最低的),很少处分学生,从不开除学生,因此也影响到班风和校风的根本好转。

不能忘怀的是我还遇到三次有关学生生死攸关的惊吓。

学生夏姣星期天到城区一个滑冰场滑冰,突然被武术学校一男生绊到,不省人事,班上学生将他抬进医院后才告诉我,学校领导竟然不管,我只好一个人亲自处理此事,辛亏武术学校校长谢仁和通情达理出了一部分医药费。菩萨保佑,不久,夏姣康复出院,医生说,夏姣有抑郁症状,那位同学绊她摔倒,只是诱因。

还是这位夏姣,班上组织爬辰山(学校是不同意的,怕出事),夏姣也执意要去。那天中途下大雨,许多人淋得像落汤鸡,到了辰山顶上庵堂,大家烧火烤衣服,夏姣突然晕厥,像死去一般,我极度惊吓之余,决定等雨停了,由同学背送下山。这时和尚师傅出于好心,向圣帝爷爷祈求保佑,雨停了,夏姣又恢复正常,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,是圣帝爷爷真的保佑了她吗?很难说清。

另有一位姓谌奇艳的女同学,星期天在外面结识了一些朋友,并经常受到他们的威胁,我委托班干部调查了有关情况,在校内采取了看守等保护措施,谁知有一天夜晚就寝之后,他偷偷跑到月形山顶上(学校没有围墙,是四通八达的),坐在树下服了农药,辛亏有班干部刘义梦华等觉察尾随,喊人送进了县人民医院,然后回来告诉我,我赶去时,医生正在为她洗肠,谢天谢地,她从死里转生,吸取了教训,继续完成了学业。

历经了这些事,我发誓以后不再当班主任。

一九九九年十二月,学生组织了一次隆重的毕业晚会,由张碧英、刘梦华、王慧等人操办,不少学生以各种形式表达了近三年来的成长和进步,这样的晚会在学校是唯一的,也是比较精彩的,表现了这个班集体在整体上是进步的、优秀的,这也是自己通过两年多的辛苦所显示的一点成果,因此也感到自慰。

陈旭之校长为我班学生到广州找就业的单位去了,不久有了来信,但学校无人护送,也无人管,我便自告奋勇护送他们去广州,也顺便到南方去看看。他们个个兴高采烈而去,分别进了有关厂子,但理想和现实相差了十万八千里,我回来写了《江城子?有感于学生打工》,后来又写了《富士康员工跳楼所想到的》,叙述了那段经历在心中的感触。

我在安化电校整整工作了三年,第二年开始改教文书、秘书、档案和劳动法等课程,还担任了办公室及档案整理等工作。后来“江山易主”,学校由叶飞收买,我又帮助李汉成(叶飞聘任的校长)搞了半年管理,学校的有关具体工作都由我负责,到二千年年底,叶飞把学校搬到了安化卫校,我才离开了月形山,进入了安化县技工学校。

顺便一提的是他们那几个办学人员对我很器重,把我纳入办学人员之一,在后两年的招生广告上都公然有我的名字,因为我比他们年轻,想把我推上台前。我虽然干了办学人员许多应该干的事,但我总没有爽朗地答应他们的要求,主要原因有:一、我的胆量太小,不敢冒风险;二、我习惯处于从属地位,宁为牛尾,不做鸡头;三、社会办学刚刚兴起,其经费、生源等各个方面困难重重;四、他们四位中思想不统一,不很团结,蒋饶庭后来还赌气撂担子,以有病为由,休息了将近半年时间,刘志坚等人要我在学校具体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局面。如果我来为主,势必受到许多牵制,一定难以缓解其中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。

二00年放假期间,校长蒋饶庭私下将学校转让给了叶飞,据说其余几位办学人员都不知晓,真是: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,给人留下了许多感慨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